实时资讯:
· 《突破瓶颈 开启中材安徽转型升级 创新发…     · 刘永好自嘲命苦:同学都在跳广场舞、打麻将…     · 曾濒临破产,砍掉1/3员工,今与谷歌、亚马…     · 郭广昌:这个冬天不一样,我的4个扪心自问…     · 那些从阿里离职的人,凭什么占据了中国互联…     · 杰克·韦尔奇卸任演讲:决定企业未来的10个…     · “全民公敌”张一鸣     · 阿里曾鸣:深度解析最值钱的互联网公司!实…     · 高手的战略     · 专访陈东升:巴菲特看好美国100年,我看好…     · 管理过程的质量:一个多阶层互动框架     · 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 党务干部训练营…     · 李东红:向企业植入“技术创新基因”,助推…     · “格雷欣法则”正在摧毁企业未来的战略竞争…     · 拿到千万融资,植入AI技术,这款旅游版“小…     · 滴滴CEO程维:坚决整改,把安全红线刻在心…     · 海底捞:另类阿米巴     · 刘俏:不是大而不倒,投资资本收益率才是衡…     · 任正非:华为要允许正面评价和负面评价同时…     · 腾讯阿里都升级了,你的公司还要原地踏步吗…     · “格雷欣法则”正在摧毁企业未来的战略竞争…     · 布鲁诺·罗奇:企业要实现新增长,必须和他…     · 陈东升:我认为开放是起因,改革是过程,没…     · 郭广昌:复星想做,也一直在做的事情     · 吴军:一生不碰的三条投资红线     · 京东CTO张晨:技术的投入丰富京东在每一个…     · 对话彭蕾:阿里巴巴文化落地与价值观考核     · 张文中张勇侯毅谈新零售:零售业的未来是共…     · 世界是“傻子”创造的     · 制度管人,流程管事,团队打天下,管理定江…     · 管理到底是管人,还是管事?     · 厂长、班组长巧带员工,不要再让自己瞎忙活…     · 成为谈判高手的12条常识     · 阿里巴巴合伙人蒋芳:在阿里,没有如果     · 陈春花:无论营销模式怎么变,都要在这四个…     · 95%的人认为自己有自知之明,真的如此吗?…     · ofo末日挣扎     · 陈春花:企业资源聚焦在哪里才产生真正的价…     · 管理者如何避免成为阻碍者     · 只要事业成功与生活幸福两者无法平衡,责任…     · 查理·芒格:你不需要投资很多东西才会富有…     · 马化腾:我们永远不要放弃踢出“世界波”的…     · 拉姆·查兰:领导者实现事半功倍的抓手,是…     · 陈春花教授海尔演讲:管理没有最终答案,只…     · 关注这4个因素(做好这四点)让组织内部保…     · 陈春花:管理就是把理论变为常识     · 陈春花:2019,企业怎么干?     · 快乐发现问题 快速整治改善     · 管理小于经营的公司最后都死掉了     · 鲁能集团——新时代:愿景引领成长     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专家观点 > 正文

王蠡(“学习型组织”考核标准制定者,全国创争活动评价指标体系工作组组长,北京明德经纶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) —— 做“虎妈”不做女强人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4-4-20 23:03:07 人气:129 标签:

     近年来,源自美国的“学习型组织”管理学理论,跨越太平洋,在中国落地生根,并长出了新枝。而最早提出“学习型组织的中国化之路”、主持制定全球首个学习型组织量化考核标准的,便是北京明德经纶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王蠡。王蠡在广州接受了独家专访。

女儿用纸箱“砸”醒了我

  广州日报:家庭是最小的社会细胞,也可以说是最小的学习型组织,那么,您对学习型家庭有什么值得跟大家分享的?

  王蠡:我很赞成虎妈的做法,这样的妈妈是最优秀的妈妈,与其给孩子留下一笔财富,还不如让孩子变成财富。现在家庭最大的问题,一是家长学习热情减退,二来缺少民主氛围,再则家庭成员无法达成一个共同的进取目标。父母要学会进入孩子的世界,很多时候孩子对事物的认知和见解远远超出父母的想象。我第一次认识到这点源于我跟女儿的一次“纸箱事件”。

  一次,女儿问我纸箱可以用来做什么,我说可以做放衣服的箱子啦等等一大堆。没想到,女儿却老练地说,应该拿去卖呀,既可回收又能赚钱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女儿已经不满足于“过家家式”的动手游戏了,她居然有了经济思维的萌芽!我常出门在外,对自己孩子的教育也有疏忽,很歉疚。

  女人也要活出自己的价值所在,但是,重要的是你要懂得,在什么样的场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我反对女强人的说法,女强人缺失了女性真正的东西,她忘记了自己是妻子、母亲的角色。

她制定首个全球评价标准,被骂了一年多

  学习型组织是个舶来品,不过,这个舶来品中也不乏中国元素。王蠡告诉记者,有着“学习型组织之父”美誉的美国管理学大师彼得·圣吉就曾向中国国学学者南怀瑾取经。

  作为最早提出学习型组织中国化之路的专家,王蠡主持制定了首个全球学习型组织的量化评价标准,而这一标准,让她整整挨了一年多的骂。2005年7月王蠡制定的首个全球评价标准刚公布,网上便骂声一片,给她扣上了“狭义化”、“程序化”等帽子。在一次千人大会上,王蠡和其他三位国内著名的学习型组织专家受邀演讲,三位专家的当场炮轰,激发了王蠡自我防卫的本能,她鼓足了劲,在大会上详细阐述了评价指标体系。没想到,绝地反击的效果出奇地好,台下掌声雷动。大会结束后,她被听众团团围住,而攻击她的专家们却被晾在了一旁,无人问津。王蠡感慨地说:“挨了一年多的骂,终于得到认可了。”

愿景变味的教训:老黄牛和千里马精神变异成吹牛拍马

  学习型组织讲究共同愿景,然而,在本土化过程中,共同愿景却很容易产生变异。对此,王蠡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  国内某大企业老总到日本考察,新日铁公司的人字雕塑所蕴涵的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对他深有启发。于是,回国后,他便搞了个“文化再造工程”,将公司大门设计成竖起的大拇指造型,门口两侧分别放置牛和马的雕塑。这表示企业争做第一,发扬老黄牛和千里马的精神。然而,这一做法却并没有在企业中得到认同。王蠡“暗访”该企业员工时发现,对于新大门,中层员工说:大拇指表示“一把手说了算”,牛马喻指“要我们做牛做马”;而普通职工则说:大拇指表示“一把手说了算”,牛和马就是说“想往上爬就要吹牛拍马”。

  对于曾经十分流行的“厂兴我荣,厂衰我耻”这句口号,王蠡表示,这是荣誉观,不是所有员工都能做到,现实中,如果员工物质上、精神上无法得到满足的话,那么它就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。“我比较赞赏这句话——厂兴我富,厂衰我穷。学习型组织中所要建立的共同愿景和它最大的区别是,共同愿景设计里面要包含员工的私利。”王蠡说。

  而对于常见的座谈会,王蠡也有自己的看法,她坦言:“我最反对座谈会,这种场合下,人们的自我防卫心理较强,往往会言不由衷。要么就办成了一场牢骚会、表扬会,要么就是假大空。”王蠡认为,学习型组织中国化最大的难点就在于,在国外,它主要当作领导力的推进的一种工具和方法,但在中国却行不通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xxxzzlm.org/show.asp?id=108
上一篇:没有资料
编辑推荐
  • 没有资料